內容來自sina新聞cn

南航病重乘客未得照顧 專傢稱首都機場應擔責任























11月22日,一位遼寧的乘客發表文章,稱其9號在乘坐南航CZ6101航班時突發不適,飛機降落後卻長時間停留原地,乘客下飛機時更是遭到機組人員和地面服務人員互相推諉無人攙扶,以致耽誤治療時間,影響病情。

南航已到張先生傢探望,張先生放棄賠償補償。

北京藍鵬律師事務所律師、航空法專傢張起淮表示,從乘客反映的情況來看,飛機落地後的一系列過程歸屬於機場管理和指揮,協調和急救不力,應當由機場承擔相應的責任。

微博曝光事發經過

11月22日,遼寧電視臺記者張先生通過新浪微博賬號@一個有點理想的記者,發佈《生死間,一個記者有話想對你們說》一文:11月9日其乘坐南航CZ6101航班飛往北京,飛行途中突發腹內疝並急性腸梗阻,並向機組人員求助;在首都機場降落且滑行完畢,地面救護車已經到位的情況下,飛機又等待瞭長達50分鐘才打開艙門;此後機組工作人員與120急救人員均不願將其背上救護車,其忍受劇痛爬上瞭擔架,最終做瞭腹內疝手術切除瞭0.8米的小腸。

張先生在帖子中描述,事發時其腹部劇痛難忍,在下飛機時又遭遇瞭機上人員和地面人員的相互推諉——“急救車醫生和空姐以及機長吵成一團,互相埋怨著誰該把我送下飛機,誰該負責”,前者帶擔架上機艙後卻不肯將其抬下或背下機艙並送上救護車,機組人員也拒絕,雙方都認為是對方應做的事。

張先生稱,飛機降落後接近50分鐘艙門才打開,其無奈下瞭舷梯並忍著劇痛自己爬上瞭救護車;獨自乘機的他隨後向南航方面請求派人陪護,但遭到拒絕,如此情況下其被急救人員送往首都機場醫院(條件相對一般),幾經波折轉入北京大學[微博]人民醫院並完成手術。

南航官微首度回應

法制晚報(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記者瞭解到,這篇文章發出後在社交網絡上迅速傳播,引起瞭廣泛關註。23日,南航通過官方微博回應稱,CZ6101航班當天落地滑行至滑行道時,飛機剎車系統出現故障不能繼續滑行,等待拖車拖行至停機位之後開啟艙門。而對於乘客指出的機組人員推諉責任等情況,南航表示已經啟動瞭內部調查程序。對在與救護人員配合中發生的協調問題,將認真總結經驗教訓,加強與相關單位的溝通協調,完善相應的工作流程。

對於南航的道歉,張先生23日下午通過微博發聲稱:南航北方公司副書記下午兩點來我傢。攜帶鮮花一束,果籃一個。表達歉意。鮮花是祝福我留下,果籃堅決推辭。我訴求兩個:1,理清急救流程,不能讓下個人再遇到我的遭遇。2,我放棄賠償補償,但我要搞清楚,我的病情被耽誤,該不該有賠償和補償。這是為所有人問的。

對於張先生抱怨的機場急救流程問題,南航客服人員事後回應,根據規定艙門何時打開需根據塔臺發出的信息;救護車來瞭後,病患就交給醫護人員處理,機組人員不會隨意攙扶或陪同病患前往醫院。對此醫院工作人員則回稱,發生在飛機上的一切事情都由機組人員負責,所以應該由空乘或地勤人員把病人抬上救護車。

機場回應姍姍來遲

在南航航班起降的首都機場T2航站樓,提供地面服務的是首都機場集團公司控股的北京空港航空地面服務有限公司(BGS)。

法制晚報(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記者瞭解到,23日晚間,首都機場方面以機場急救中心名義發佈聲明,在向當事人致歉並稱將登門看望之外,正在調查地面醫療急救服務中的問題,剖析原因,總結教訓。下一步將主動加強與航空承運方的溝通銜接,完善應急救援綠色通道,提升醫療救護服務水平。

采訪時有航空公司乘務員對記者表示,盡管航空公司和機場地服都有明確的處置程序,但在飛機到達地面後的實際操作中,由於權責不清,這類無人敢擔責的情況時有發生。

最新進展 當事人表示“理解南航”

今天早上9點40分,張先生又更新瞭一次微博,這次更新微博的大概內容是南航和首都機場醫院對其表示瞭歉意,並專門寫瞭“理解南航”700字左右的內容。

對於道歉,張先生表示,“有很多網友提出,應該深刻道歉甚至鞠躬道歉,我認為這並不重要,還不如我來跪求以後制度健全,別再有道歉的機會。”

對於理解南航這一方面,張先生稱,“理解南航,即便在我乘坐這次航班上,除瞭協調救護車的問題,南航空乘人員的服務都是令我滿意的,而且也始終有人時刻關心我的狀況。至於扶不扶的問題,這是個社會問題,很難一言以蔽之,但把帽子全扣在南航人的頭上,是並不公平的。”

存疑:為什麼無人敢“多做點”

讓當事人更不滿的是,病重的當事人在下飛機時沒有得到任何的照顧,機上乘務員、機長和地面的醫護人員、地面的清潔人員等無人伸出援手,乘客不得不自行下飛機。

根據乘客的回憶來看, 北京藍鵬律師事務所律師、航空法專傢張起淮認為此次事件中航空公司和機場地面服務的協調有明顯問題,雙方都需要承擔責任。不過他也補充,雙方的失職之處如何認定還需要進一步的調查。張起淮介紹,從當事人所講情況來看,他可以尋求補償。“首先按照《侵權責任法》搞清楚責任方,之後可以按照《消費者保護法》進行求償”。

國內另一傢大型航空公司的在職乘務員對記者表示,從航空公司內部處置程序來看,當事人遇到的機組成員的做法並非特例,這類突發情況的程序交接裡有很多細節航空公司和機場也並沒有厘清,“所以沒有人敢多做哪怕一點”。

一位三大航業務部門的人士認為,在國外很多航空公司都將緊急醫療服務外包給瞭SOS救援服務機構,後者的處置程序更為專業,但要引入國內還需要涉及各方的大力推動。

專傢觀點 機場應承擔相應責任

張起淮表示,航空公司和機場是兩傢不同的企業,航班能否順利安全落地屬於航空公司機組人員職責;機坪管理和機場急救隸屬於機場集團,飛機落地後,機組在法律上就已經完成自己所承擔的義務,飛機開門要等空管的指令。縱觀整個事件,乘務人員及時應對,積極處理,合理提示,航空公司在面對這起突發事件的過程中盡到瞭自己的義務。飛機落地後的一系列過程歸屬於機場管理和指揮,協調和急救不力,應當由機場承擔相應的責任。

要啟動應急預案。機場在處理涉及乘客生命安全的緊急事件時,應當給予最高優先級待遇。一般情況,一架飛機從落地到開艙門,都不會花費50分鐘的時間,更何況,一名具有突發病情急待搶救的病人需要立刻下機。

張起淮說,要進一步調查,通過事實和證據說話,不能斷然作出結論。漠視生命是反人性、不道德並且也是不可容忍的。

文/記者 李洪鵬

綜合《21世紀經濟報道》

新聞來源http://finance.sina.com.cn/china/2015112鳳鳴重劃區信貸年息借貸增貸轉貸4/155423838296.shtml

    全站熱搜

    arrangermiia6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