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來自sina新聞cn

李克強在達沃斯論壇接受頂級商界大佬采訪(實錄)



李克強:尊敬的施瓦佈主席,女士們、先生們:祝賀世界經濟論壇新領軍者年會在大連召開,這是第九屆瞭。我想說,無論在前排還是後排都有很多熟悉的面孔,許多老朋友。因為場地有限,很難和大傢握手問候。但是你們能來到這個論壇,說明你們對中國關心,也願意參與中國的現代化建設。我也很高興和大傢見面,因為每次參加這個年會總會得到一些新的信息,特別是這次的主題是“描繪增長新藍圖”,我也願意和大傢分享和交流。

世界經濟論壇創始人兼執行主席 施瓦佈:請聯合利華董事長提問。

英國聯合利華公司首席執行官 保羅·伯爾曼:我們都很關註世界經濟的發展,您在剛才的會見中談到全球經濟增長放緩,中國經濟增長也出現放緩的勢頭。但您談到有三個重要的原因,使我們對中國經濟未來發展的趨勢繼續保持樂觀的態度。您談到需要找到發展的新動能。我的問題就是這種發展的新動能具體是什麼?明年中國將任20國集團輪值主席國,想請問中國為明年20國集團峰會制定的議程是怎樣的?如何通過落實議程來實現全球更可持續的、平等的、長期的增長?

李克強:國際金融危機爆發至今已經7年瞭,目前世界經濟仍然是增長乏力,用你剛才的話說是“還在下行”,當然你引的是我的話。中國經濟也的確受到下行的壓力。大傢都很關心中國的經濟形勢,中國的經濟形勢可以說是“形有波動,勢仍看好”或者勢仍向好。這是因為今年上半年中國經濟增長7%,在世界主要經濟體中居前列。

李克強:我曾經說過,隻要有比較充分的就業,與GDP同步增長的居民收入和不斷改善的環境,這樣的發展速度是我們能夠接受的。反過來講,我們上半年城鎮調查失業率在5.1%左右,新增城鎮就業人數在700萬以上,這反過來證明瞭中國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

李克強:可以說經濟增長的新動能,就是我們在致力推動的“大眾創業、萬眾創新”。通過“雙創”,去年以來,平均每天新增市場主體10000傢以上,而且我們的經濟結構也在發生著向好的變化。比如說消費占GDP的比重已經超過60%,服務業比重接近50%,高技術產業增速超過10%。這些新的變化是我們努力推動並樂於看到的。

李克強:當前中國經濟運行可以說是緩中趨穩,一方面穩中向好,但另一方面穩中也有難。因為我們正在努力推進以結構性改革帶動結構性調整。在這個過程中,由於發展動能轉換,一些經濟指標在月度、季度間發生波動,是難免的。不僅今年有,去年、前年都有,但經濟仍然處於合理區間。所以我們會堅持我們的基本政策取向,繼續下力氣推動改革開放,推動結構調整。當然,我們也會加強區間調控、定向調控,相機調控,保持經濟在合理的區間平穩運行,為結構性改革和結構調整創造條件。

李克強:我們不會為一些經濟指標的短期波動而起舞,但我們也不會掉以輕心,而是適時適度預調微調,加大定向調控的力度,我認為中國人民有智慧,中國政府有能力信用貸款銀行年息貸款全省皆可處理,保持經濟中高速增長、邁向中高端水平,對此我們是有信心的。說到G20會議明年在中國舉行,它的議題正在討論中,因為這是一個國際會議,中國會發揮自己的建設性作用。

施瓦佈:總理先生,剛才您談到中國經濟形勢,您的觀點讓我們對於中國經濟的發展感到更加放心。下面我想把話題轉向資本市場和金融風險,這也是近期國際媒體以及國際社會非常關註的一個問題。下面我想請三菱集團董事長提問。

日本三菱集團董事長 小島順彥:總理先生您好,我想問的問題是有關金融風險的。可能您也知道,三菱集團在世界90多個國傢都有著大量的業務,每天我們和金融打交道的數量也相當多。近期中國自身,包括股市和債務可能存在的風險都引起全球高度關註。我想請問中國政府在推進金融改革方面將采取什麼樣的措施?這點對於三菱企業以及我們的客戶都是很關鍵的問題。在推進金融改革方面有什麼具體的時間表沒有?

李克強:最近國際金融市場發生新的波動,這也是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的延續。中國資本市場,特別是股市在6、7月份也發生異常波動,有關方面采取措施穩定市場,是為瞭防止風險的蔓延。現在可以說防范住瞭系統性金融風險。這樣做不是要代替或削弱市場功能,這是國際通行的做法,也符合中國國情,下一步我們會繼續推進發展多層次的資本市場,而且要堅持市場化和法治化的方向,努力培育公開透明、長期穩定健康發展的資本市場。

李克強:至於說到中國的政府債務,風險是可控的,因為債務率水平還是比較低的。比如說中央政府的債務不到GDP的20%,地方政府債務中70%以上是投資性的、有回報的。何況我們現在還在規范地方債務的發行,開正門、堵後門。應該說有人對中國政府債務會引起大的風險是多慮瞭。當然,我不是否定你剛才對中國政府債務問題疑慮的提問。中國人的哲學觀念是對所有的事情都要居安思危,這也沒錯。

李克強:至於金融體制的改革,中國會繼續推進,因為這也是中國維護金融穩定的需要,是中國對外開放的需要。譬如,最近我們在降息降準的過程中就放開瞭一年期以上存款利率的上限,我們還會放寬民營銀行準入,包括外資有序地進入和中方的合作等等,這些措施都會陸續推出。總的來說,改革的方向不會變,改革的步伐不會停。當然,改革的步驟是循序漸進的。謝謝。

美國波士頓咨詢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 李瑞麟:不久前,中國人民幣出現較大幅度貶值。有人認為,這帶來瞭連鎖反應,甚至擔心引起“貨幣戰”。對此,您怎麼看?現在IMF[微博]決定推遲審議SDR,中國將如何推進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

李克強:我想說明一個事實,自本屆政府成立以來,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已經上升瞭15%,由於許多國傢的貨幣兌美元大幅下跌,國際市場的趨勢致使我們調整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報價機制,但也隻是小幅微調。如算總賬,本屆政府人民幣兌美元的實際有效匯率還是有比較大幅增長的。坦率地講,人民幣匯率小幅回調以後,目前已基本保持穩定。因為人民幣不存在持續貶值的基礎,中國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我們有比較充足的外匯儲備,而且貨物貿易的順差還在增加,這都表明人民幣匯率能夠在合理、均衡的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有的時候用中國的話講“躺著也會中槍”。

李克強:我們不希望通過人民幣貶值來刺激出口,這不符合我們結構調整的方向,我們更不願意看到“貨幣戰”在世界發生,中國作為一個和世界高度融合的主要經濟體,如果真的發生瞭“貨幣戰”對中國隻有害、少有利。舉個例子,人民幣匯率小幅回調以後,我曾經問過有關部門和專門做出口的企業,他們希望人民幣匯率保持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因為如果市場有一個持續貶值的預期,他連長單都拿不到。這怎麼能夠有利於中國的出口呢?

李克強:大傢都知道,中國的大宗商品貿易占很大比重,今年1到8月份,中國進口的原油是2.2億噸,比去年同期增長瞭10%,大豆進口同比增長瞭7%,進口的鐵礦石與去年同期基本持平,進口瞭6億多噸,但是大宗商品進口價格下來瞭,有的下跌瞭40%、50%,這給我們也帶來瞭影響。關稅下來瞭,中國的財政收入受到壓力,但是價格不是我們能決定的,進口量沒有下來,由於價格下降所導致的進口額減少,應該由誰來負責?我想大傢可以進行討論。大傢都知道,如果國際市場大宗商品價格有所回升,我們進口關稅也可以多拿,我們的財政部長在這兒,他也會感到高興。當然,我更高興這能夠有利於改善我們的民生。同時,PPI也會有變化,這對企業利潤、經營效益的改善是有利的,當然這需要大傢共同努力來解決。

李克強:至於人民幣的國際化,那將由市場來選擇,也要根據中國經濟發展的實際,它有一個過程,我們也會逐步推進資本項下可兌換等措施。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人民幣持續貶值一定是不利於人民幣國際化的,這不是我們的政策取向。中國願意加入SDR,不僅是為瞭人民幣逐漸實現國際化,也是盡一個發展中大國應有的國際責任。中國不是世界經濟風險之源,而是世界經濟增長的動力之源。謝謝。

阿聯酋阿佈拉吉集團創始人及首席執行官 艾瑞·納維:非常感謝總理今天抽出時間與我們進行開誠佈公的對話和交流,我的問題房貸苗栗三義房貸車貸信貸台中石岡車貸信貸是關於中國如何看待外商直接投資和在中國的投資環境,我相信這是很多跨國企業非常關心的問題。國外企業都很關註中國國內市場的開放問題,有一些國外企業擔心中國利用外資的政策會變化,擔心他們在中國的投資優勢有可能下降,擔心技術專利和知識產權保護等問題。所以我想請問您,中國政府將采取什麼樣的具體措施來推動利用外商直接投資?

李克強:中國利用外商投資的總的政策不會變,但具體政策確實在變化,而且是在向更多吸引外資、放開更寬領域的方向變化。比如今年我們繼續擴大外資投資領域,限制類項目取消瞭50%,為瞭推動外資投資的便利化,我們把核準制基本上改為瞭備案制,大概現在保留的需要核準的項目也不過隻有5%。同時,我們還在推動以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的模式。我們還在和美國、歐盟進行BIT談判,和很多國傢進行FTA談判,可以說外資進入中國的領域會更為寬廣,方式更為便利。我們吸引外資的能力實際上也在增強,在全球今年投資不佳的情況下,中國上半年吸引外資還增長瞭7.7%。

李克強:同時,我們正在實施創新驅動戰略,推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這本身就需要保護知識產權,需要營造公平競爭的營商環境,對在中國註冊的外資企業和中國企業一視同仁,不管是合資還是獨資。但不要誤解,不是說沒在中國註冊的獨資和合資企業的知識產權就可以侵犯,那是中國法律不允許、世界公理也不允許的。謝謝。

施瓦佈:我知道在上次我們的對話中談到瞭中國面臨的環境挑戰,下面我想請皇傢帝斯曼公司的負責人提一個有關環境的問題。

荷蘭皇傢帝斯曼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 謝白曼:中國政府近期采取瞭一系列強有力的舉措應對氣候變化的挑戰,治理環境的污染。在這個過程中北京的空氣變得很好。請問中國政府在治理環境污染方面,面臨的最大挑戰是什麼?中國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作出瞭新的承諾,如何在保持經濟發展的同時實現這些目標?

李克強:由於我們的時間都是有限的,請允許我簡要回答。這方面我們受到的最大挑戰是中國是一個發展中國傢,但中國又必須轉變發展方式,承擔應當承擔的國際責任,應對氣候變化。這兩者之間並非沒有矛盾,我們需要找到一個平衡。中國已經宣佈瞭自主減排的目標,實現這個目標應該說對中國壓力是很大的,我們需要經過艱苦卓絕的努力。當然,我們既然說瞭,就要“言必信、行必果”。

李克強:我可以告訴你,中國在不斷加強生態保護,尤其是加大污染排放的治理力度。我們去年與前幾年比,節能減排的力度是最大的,今年上半年單位GDP能耗下降瞭5.9%,我們還會繼續按這個方向推動轉型發展,推動綠色發展。但是我也希望不要因為中國加大環保力度,可能影響一些經濟增長的速度,又造成一種聲音,“是不是經濟放緩瞭”、“拖累實體經濟瞭”。不過我們正在采取措施,努力培育綠色的、節能的,又能支持經濟增長的動力,比如發展電商等服務業。當然,這需要有一個過程。

南非非洲彩虹礦業公司創始人及首席執行官 帕特裡斯·莫特賽比:中國經濟的增長和發展對很多國傢經濟取得成功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特別是非洲國傢,從中國的經濟發展中極大獲益,我們都希望中國經濟繼續保持成功,因為世界經濟需要中國經濟保持成功。您多次講過,城鎮化是中國經濟發展的最大引擎。現在,中國城鎮化面臨著不少新問題,如交通等市政基礎設施建設,還有房地產市場問題等。請問中國將如何推進新型城鎮化建設?在此過程中國外企業如何參與進來?

李克強:中國的城鎮化率隻有55%,而且還有相當一部分人並不是完全固定生活在城市。中國的工業化伴隨著城鎮化還有一個長期的過程,這也是巨大的內需空間。中國在城鎮化的快速發展當中,也不是說沒有問題。比如說我們現在還有1億人口居住在棚戶區,我們必須給他們一個符合現代標準的居住條件,我們將繼續大規模地推進棚戶區改造。同時還要推動城市地下基礎設施的建設,中國在這方面要學習一些已經實現城鎮化的國傢的經驗。最近我們在推動地下綜合管廊的建設。

李克強:我們還要進一步改善城市的發展規劃,中國和歐盟建立瞭城鎮化夥伴關系。我們不僅願意向發達國傢學習經驗,也願意向發展中國傢學習經驗,在城鎮化進程中加強合作,因為不論哪個國傢都有它的獨特優勢,或者說比較優勢。中國人民對南非的港口城市“好望角”很熟悉。我上午到大連看瞭一傢企業,他就以“好望角”來命名,希望以此幫助企業吸引更多的人才,得到更多的管理經驗和技術,我們願意和南非攜手合作,實現共贏。

李克強總理與企業傢代表見面會直播到此結束。

新聞來源http://finance.sina.com.cn/china/hgjj/20150909/184023201710.sh農地信用貸款代償任何問題免費諮詢信貸房貸tml

    全站熱搜

    arrangermiia6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